文: Jenny Chu  攝影: Mary Hsi 作品照片提供: Jo Chang

跟Jo的這篇訪問,源自於一段在茶水間的閒談。

那時候Jo跟我說,她一直在構想要畫一本童書,然後參加童書比賽。這本童書啟發自她兒子William的一場惡夢。這實在有趣!一般小孩子跟父母講出自己前一天晚上做的惡夢,父母通常都只會說:「就做夢而已啊!」或是安慰幾句就罷了。但Jo卻選擇把這個夢境改編成故事,用這個故事去克服兒子心裡面的恐懼之餘,更整合出一個道理,一個讓兒子聽得懂、消化出很棒的價值觀的一個道理。就是因為這樣的一段對話,我約定Jo,等她落實參加比賽的時候,一定要接受我的訪談!而事實證明,Jo絕對不是空講的,從上面的那段對話,到把故事整理好,畫好,印刷定裝,一直到真的報名第三十屆信誼幼兒文學獎,短短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光是這一點,就值得我如雷的掌聲了。

Jo是我們這邊工業設計部的專業主任,皮膚白皙,氣質出眾,但我幾乎從來沒有看過她把自己打扮的嬌滴滴的模樣。什麼蕾絲什麼蓬蓬裙,用想像的就好,即使我確定她穿起來一定很好看。Jo束著一頭短髮,穿著品味一流,總是一身設計感十足的清爽俐落。在設計中心裡的這段時間,設計過AIO Accessory、Display DT Projector 還有Router ,都是極度理性的產品。這種種的印象加起來,如果沒有跟她詳談,我還真的會錯失她內心極度柔軟的那部分。

跟Jo聊了很多她小時候的事情,單單聽她的校園生活,我可以篤定她是我小時候最不喜歡的那類學生。長得漂亮、鋼琴、心算樣樣來、成績優異,國中唸的還是美術資優班…Jo跟我說,她的母親是自我期許很高的母親類型,所以打從心底覺得,如果能好好的栽培孩子,想必前途無量,所以只要想得出來的課外活動,Jo都學過。雖然每一項她都認真學習,但唯獨是美術,在父母沒有太強迫的狀況下,反倒是Jo最喜愛的。而這份對藝術的熱愛,一直把她送進了國中的美術資優班、台灣藝術大學的工藝設計 (金屬工藝) 學系、實踐大學的產品與建築研究所,還有現在的華碩設計團隊裡。

(Jo當時為Zenbo畫出的使用者情節,都是以小孩的需求出發的提案)

我問Jo,當時母親讓你什麼都去學,現在身為人母的自己,是否也會一樣呢?Jo跟我說,當時在為孩子們選學校的時候,確實參考了不少的學校介紹,很多學校都在標榜自家眾多類型的活動跟課程,如何致力的栽培學生,的確吸引,但她跟我說,身為一個獅子座的媽媽,她只在乎大方向,她最想要教育孩子的,沒有別的,就只有態度,一種願意,也可以堅持到底的態度。Jo深信,只要有了這個大方向,讓孩子們從小把不放棄當成一種習慣,長大後無論做甚麼事情,都能更不怕挫折,更勇往直前了。所以現在給孩子們學的,都是孩子們自己承諾會堅持到底的活動,這對Jo來說,遠比學很多很多東西,卻半途而廢,無法堅持來的重要得多。

(Jo跟孩子一起創作的黏土娃娃)

要表現藝術有很多管道,舞蹈、戲劇、油畫、雕塑,數不盡的可能性,但為什麼Jo會選擇創作童書呢?這時候Jo的眼睛睜得更大了,她說:「童書可以沒有文字,沒有國際的限制啊!」的確,回想自己的成長歷程,也看過很多國外的童書,看不懂文字,但光看圖就可以樂個半天。Jo創作的這本「變變變小怪物」,我喜歡裡面生動可愛的人物,更愛的是箇中想要傳達的意念。前面有提過,這是一個啟發自兒子的一場噩夢,加上Jo的想像力而成的童書。本來想鉅細靡遺地把書的內容描述給大家,卻又擔心自己無法傳神地表達,反而破壞了書的意境。我只能說,這是一本教育孩子們如何「將心比心」的故事,如果童書是小孩子學到人生課題的入門途徑,我想有很多的父母們,會感激有一群像Jo一樣的設計師,把重要的人生價值觀,用最可愛生動的方式,栽種到小孩們小小的心裡面去的。

有一句話大概是這樣說的:「你的氣質裡藏著你讀過的書,走過的路,愛過的人。」我終於懂了,Jo最吸引我的,原來無關她精緻的五官,而是她獨特的氣質。Jo可以為了畫一張畫而四天只睡幾個小時;可以每個禮拜利用零碎的時間閱讀不同的書籍,當然這包括了大量的童書,這種堅持,是對自己的承諾,也是給孩子們最棒的榜樣。
Jo跟我說,她對於五感的感受性是很強的,即使喝杯咖啡,從沖泡,到品嘗,到回甘,每一個層次的不一樣,她都可以感受出來,我想,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Jo是心思也是敏感的。我相信只有敏感的人,才可以更確確實實地感受生活。我翻著這本變變變小怪物,在微笑中有了這份更深的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