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Jenny Chu  攝影: Mary Hsi

「王子與公主從此以後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那曾經是多麼讓我醉心的童話藍圖;後來才發現,能夠把興趣及收藏延伸到工作上,那才是真正讓人羨慕的終成眷屬。有多少收藏太空船的人,最後真的可以成為一名太空人的?今天的靈魂人物阿杰,是我們的使用者經驗設計處資深經理,是整個使用經驗設計的負責人,協助帶領前瞻專案研發的工作。收集無敵鐵金剛是他眾所皆知的嗜好。從收集機器人,一直到負責我們自家Zenbo的使用者介面,這不是真正的童話又是什麼?正當我沉醉於這樣的一個思維裡,並且一再想要引導阿杰表現雀躍的同時,阿杰卻跟我說:「雀躍?其實只要看到有任何創新的點子,我都很容易雀躍啊,那跟是不是機器人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 啊!我忘記阿杰是唸純數學系的,理智的很。之前耳邊突然響起的天使交響樂馬上止住,清一清喉嚨,繼續午後的訪談。

坦白說,對阿杰是有一分敬畏的,那種感覺有點像在學校明明沒做錯什麼,看到老師校長,就還是忍不住緊張一下。阿杰看起來就是有那股不怒而威的殺氣 。我耳聞不少有關於他的江湖傳聞,所以與其說我這一天是來挖寶的,倒不如說我是來挖故事的。

去年阿杰跟組員們參加了在松菸舉辦的無敵鐵金剛45週年展覽後,在辦公室裡辦了一個名為Evolution of Giant Robot Anime的個人收藏展覽。雖然只是重點式的展出部分收藏,工程就已經相當浩大,也非常壯觀了,為了想要一睹阿杰所有的收藏品,這次問問達人的單元,打破既往的形式,親自來到了受訪者的家,一窺究竟。

 阿杰名為Evolution of Giant Robot Anime的個人收藏展覽

週六的下午,天氣很好,我跟攝影師瑪莉一起來到了阿杰的家,大門旁邊有一個門牌,上面寫著「曾宅雀居」那是阿杰自己設計的門牌。

我們進到他的家,眼底盡是大大小小的機器人收藏,跟雅致的門牌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對比,帶來驚喜連連!我除了佩服他的收藏品數量之外,更佩服的是他的收納功夫。所以珍藏雖然多,大小形狀雖然參差,但卻是被展示的有條有理,叫人目不暇及。另外,有別於一些有收藏習慣的朋友,阿杰居然讓我們碰他的收藏品!江湖傳聞一之阿杰每一款收藏都會買兩套,一套展示,一套收藏,是真的嗎? 阿杰澄清說:「不會,我每隻都只有一套,有些收藏家是連盒子都不拆的,但我不一樣,我很認同玩具總動員裡面說的:不能玩的玩具,完全失去它意義。」他繼續說:「這一切都只是物件;有些人車子被刮花了會很心疼,我車子要是被刮到,我只會心煩於繁雜的善後工作。記住,這些都只是物件,看開一點。」所以我們看到的每一件收藏,阿杰都真的會拿出來研究組裝的;而對於每一隻,阿杰也都講得出它們的出處背景,連在哪裡買的都記得一清二楚,江湖傳聞二之阿杰的記性很好,我終於見識到了。

阿杰喜歡每一隻收藏都拿出來把玩,讓它們每一隻都活得精采。



訪問過程,最常聽到阿杰說的一句話是:「我自己做的啊!甚麼都試試,東西壞了自己修;看到有趣的東西回家做做看,這是種生活品味。」
啊!原來設計中心常常提倡的maker精神,範本在這裡。

阿杰為一個原子小金剛公仔,親自打版做了件衣服,手工之細,真的讓人無法想像那是來自一位大男人的手

阿杰為家裡的兩隻愛貓「鳳梨酥」跟「襪子」做的羊毛氈作品

阿杰說他每天都半夜三點才睡,早上七點半就起床了。雖然每天三點才睡也是我的習慣,但早上七點半順利起床,對我來說太不可思議。阿杰跟我說,他的腦子完全停不下來,這也就是為甚麼他喜歡玩變形金剛的原因了,因為只有在玩的過程中,他可以完全心無旁鶩的投入,腦子片刻放空,是他最放鬆的時候。我很想知道,阿杰平常都愛看甚麼? 他跟我說他是一個甚麼都看的人,不懂的就去查,他打開平板,原來前一天他才在研究甚麼是「水猴子」,其實有誰會突然尋找這種中國民間傳統故事裡水怪的資料? 原來還真的有。阿杰說,知識是他所有靈感的泉源。那設計呢?阿杰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想要做設計的?他說他忘不了在他很小的時候,手上只要有原子筆或是鉛筆,就一定會拿來塗塗畫畫。有一次老師要求同學們帶水彩來上課。環境並不優渥的阿杰,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盒12色的水彩,那是母親努力為他準備的。阿杰把水彩帶到學校,珍而重之的把顏料擠到盤子上,卻意外發現一件比畫畫本身更讓人讚嘆的事情:那就是原來顏色是可以被混和的!正當他迷失於這項新發現,瘋狂的混和手上水彩的同時,周遭的同學們已經忙著休筆了。老師發現了他都沒在畫,反而桌上都是一灘兩攤的混濁灰水,整個氣急敗壞,體罰完之後,還打電話通知家長把他接回家。回家之後,阿杰又被狠狠的教訓了一頓。但無論老師跟媽媽再怎麼生氣,這整件事情,已經為他的設計之路,舖上一條長長的紅毯了。

阿杰寫得一手好字,手繪功力更是過人,這不是江湖傳聞。2015年,我們以華碩設計中心的名義參加了尾牙的表演,當時舞台上每一位表演者身上穿的戴的,都是來自阿杰的設計手筆,那是到現在大家都還津津樂道的記憶。對機器人沒有熟悉或喜愛到一個程度,怎麼可能可以一個人畫出那麼多不同變化的人物造型?

阿杰是個求知慾極強的problem solver,難怪當我說數學是我最大的恐懼的時候,他卻說那是他最深的興趣,阿杰說,他覺得世界上所有問題都有解答的答案,只是你有多願意去尋找而已。當我請阿杰告訴我他人生的座右銘的時候,對於人生的理想,阿杰非常感性,他希望所有他愛的人都平安開心;而在設計上,他則理性的引用了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的計算機科學、人機互動及設計教授Randy Pausch在The Last Lecture裡面說的一段話:“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 The brick walls are not there to keep us out.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give us a chance to show how badly we want something. Because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stop the people who don’t want it badly enough. They’re there to stop the other people.” 這與阿杰所講的同出一轍,只要你夠想得到,就勇往直前的追吧。

阿杰把家裡叫做雀居,一再強調說房子很小,而事實上裝得下那麼多故事的家,是我心目中最大的地方了。阿杰外表是個大人,內心卻是個小孩;外表江湖大哥,內心重情重義;時而感性時而理性;時而焊鐵接電時而縫紉,我看阿杰才是雀居裡最大的那尊變形金剛。

阿杰與他的收藏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