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Jenny Chu 攝影: Wei Wei Ku, Melody Chen

愛上喝咖啡,大概是大學時候的事情了。那時為了可以不用花什麼錢就有個地方可以專心讀書,下課後都會跑去麥當勞,點一杯可以無限續杯的美式咖啡,一坐就是一下午,喝個三四杯絕對不成問題。應該就是那個時候打下的根基,讓咖啡可以幫我提神,但不至於讓我失眠,一直到現在還是得天天喝上一杯拿鐵,驗證自己是活著的。

在咖啡的世界裡有兩類人:一類是在喝咖啡,一類則是在品嚐咖啡。如果說像我這種急性子,是第一類型的代表,那麼今天的主角席行愛 (瑪莉)絕對就是第二類型的代表了。咖啡對她而言,不只要滿足味覺,就連視覺跟觸覺都要被滿足到。咖啡,絕不是單單用來滿足口慾的飲料,更是某程度上的心靈舒壓劑。

跟瑪莉訪談的地點位於內湖的一家北歐式的咖啡館。瑪莉之所以會特別挑選這個地方,是因為她偏愛北歐咖啡的豐富層次跟飽滿度,還有那種突出、明亮跟活潑的果香味,無論單喝或是加牛奶都很適合。週五的下午,瑪莉很細心的為那個到哪裡都只喝拿鐵的我,推薦了一杯 Flat White,她說Flat White比拿鐵濃郁,口感更佳。我啜了一口Flat White,露出了瑪莉早就料到的滿意表情,展開了我跟她喝咖啡聊咖啡的午後對談。

咖啡店的確是個很奇妙的地方,總是可以讓人輕易的把話匣子打開。而一杯好的咖啡更是能迅速的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要在設計中心裡要找到愛喝咖啡,會沖咖啡的人其實一點都不難;但之所以會盯上瑪莉來跟大家分享,是因為她有著一股攝人的氣質。瑪莉對我而言,是極其優雅的,是那種一看就知道家教很好的女孩。在跟她訪談的過程中,了解到她的成長背景跟工作經驗,讓我暗暗驕傲著自己看人的準確度。

午後我們先從瑪莉的童年開始聊起,她說在同年紀的小朋友都在玩芭比娃娃的時候,她就已經熱愛廚房玩具套餐了,那種切切煮煮,那種烘培,雖然都只是模擬的,但總會帶給她莫大的快樂,長大後自然就特別喜愛待在廚房裡,做出各式各樣的料理。尤其是從小也看著長輩們,如何把冰箱裡的各種材料、剩菜,經過巧思而變出一道又一道的佳餚。這些種種回憶,對瑪莉而言,都是一種啟發。而記憶中的第一杯咖啡,則是媽媽帶著她和哥哥喝下午茶的時候喝的維也納咖啡,上面擠滿滿滿的巧克力鮮奶油,把咖啡跟回憶都變得甜了。

瑪莉在美國生活的時候,當過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員、大飯店的櫃檯人員,剛到華碩的時候也是我們企總的前台小姐,加上父親跟母親從小就對她的言行舉止特別要求,所以瑪莉的站姿,坐姿,談吐是一種已經內化了的氣質,絕對不是嬌柔做作的片刻姿態。瑪莉後來憑著她的獨特經驗跟態度,被調派來到設計中心,擔任管理師一職,在這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幫大家打點的妥妥貼貼,現在已經是我們的前瞻設計策略專員了。瑪莉非常用功,她對我說,努力就是因為要彌補自己的不足,以勤補拙,我很欣賞這樣的瑪莉。

瑪莉的烘培很出色,我記得吃過她做的甜點,當時還邊吃邊問她甜點是哪裡買的,她笑笑的,以為我在哄她。瑪莉跟我說,因為工作越來越忙,現在要騰出足夠的時間烘培,根本太奢侈,但她實在需要一種能紓壓的手藝,所以幾年前就開始學習自己泡咖啡。所以對瑪莉而言,泡咖啡的過程,解的是手的癢,心裡的渴。

說瑪莉優雅我並沒有言重,看她沖泡咖啡的確是種享受,邊看邊聞到咖啡香,絕對是種饗宴,迫不及待請瑪莉示範一下。

首先準備24g的咖啡豆(一人份),咖啡豆研磨粗細如細海鹽般(中研磨),. 再將研磨好的咖啡粉倒入濾器,記得咖啡粉一定要是平均平坦的分佈

然後因為中心的咖啡粉最厚,所以在咖啡粉的中央先挖一個小洞,確認手沖壺溫度已降到約88~90度

以細水柱朝中央的小洞向外繞圈的注水(盡量不要沖到濾紙),直到咖啡粉平均吸到水而開始膨脹,在下方量杯仍然是空著的狀態後停水。悶蒸(等待)到咖啡粉停止膨脹,而且表面出現乾裂的時候再開始朝中心「滴」注水,直到下方滴出咖啡 (不要沖到濾紙)。持續滴注水, 維持咖啡粉的膨脹直到濾器流出一直線的咖啡。分兩次開始注水(這個時候濾紙已浸濕),最後一次可以用比較大的水柱沿著濾杯繞一圈。(泡沫要維持在表面,不要留下到下方濾器)

咖啡萃取到1/3量(約80Gg) 就要馬上結束了,再將濾器放到另外的容器擺放。如果把1/3咖啡原液倒入杯中,再將2/3牛奶(約120g)加入杯中,那就是咖啡歐雷了!(冷熱皆宜,熱牛奶建議溫度為60~65度);但如果你想品嚐黑咖啡,只要把牛奶換成熱水稀釋就可以了。

 

這一杯咖啡歐雷,跟自己每天必點的便利商店中熱拿,實在是天淵之別;瑪莉的手沖咖啡過程,也跟自己總是趁咖啡還沒變太冷之前灌進身體裡的猛獸式喝法,大不相同。

喜歡美食,喜歡咖啡的瑪莉,同時也很熱愛旅行,到哪裡都一定會造訪不同的咖啡店,品嚐當地的咖啡。瑪莉跟我說,每家咖啡館都有不同的特色值得欣賞。像是這一家名為why not的咖啡店,名字本身就很吸引了。讓她想到如果有一天她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咖啡店,她很想更推進一步,叫 ” 瑪莉的oh yes! Cafe”,相信一切的可能性。我很期待真的有這家咖啡店,裡面一定會有最棒的咖啡,配著最美味的甜點,當然還有最優雅的老闆娘。但出乎意料的是,瑪莉其實最大的理想並不是開一間咖啡館,而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一位美食咖啡評論家,客觀的,專業的去介紹跟分享世界各地的美食跟咖啡。我絕對相信以她嚴謹的做事方式,還有不吝分享的個性,這個夢想一定比想像中的要近很多。

我喝下最後一口Flat White,結束了這場與瑪莉的訪談,覺得自己對咖啡,對瑪莉又多了一層的認識,走在內湖的路上,經過一家麥當勞,看到穿著制服,喝著美式咖啡的高中生們,想起自己的從前,也想到他們的未來,應該也會像我一樣,終於知道咖啡不僅限如此。

 

%d 位部落客按了讚: